您的位置:搜狐小說網 > 其它類型 > 我有一段情 > 6.第 6 章

6.第 6 章(第1/1頁)

作品:我有一段情 作者:折一枚針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
    搜狐小說全新升級,分頁模式速度更快,歡迎體驗!www.cnmswr.live

    之后小個子沒再做什么,和陳醉簡單道了個別,披上大衣走了。

    陳醉的體質不錯,在床上躺了三四天,樓上樓下的,能做些簡單的活動,他給錢文正放了半天假,一從官邸出來,錢文正立刻去了老馬的棺材鋪。

    還是那間后屋,那張小方桌,桌上一支白蠟,“矮個子,娃娃臉,軍銜是大佐?”老馬根據他的描述,思來想去,“應該是藥師丸遼,”邊說,他搓起一根卷煙,“剛從參謀本部調到滿洲國來,沒有正式職務,掛了個顧問的名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人很厲害,”錢文正說,“火車站那兩個朝鮮游擊隊員就是他抓的。”

    老馬點頭:“參謀本部一直認為關東軍在東北的勢力過大,近一個月,據說派了兩三批所謂的顧問,這個藥師丸,應該就是東京楔進滿洲國的釘子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,”錢文正想起那家伙說稻垣三郎的話,“他說稻垣老了,沒作為,看來是強龍想壓地頭蛇。”

    “他對陳醉的態度怎么樣?”老馬忽然問。

    “還可以,有震懾,但沒對他隱瞞行動的細節,哦對了,”錢文正下意識摸著自己的食指指肚,“我覺得他很重視陳醉,對我有提防。”

    老馬點上煙,長長地吸了一口,態度變得有點曖昧:“你和陳醉……”他不大自然地眨著眼,“怎么樣?”

    錢文正愣了一下,局促地搓了搓手:“才幾天,能怎么樣……”

    一陣難熬的沉默,老馬嘬著煙卷問:“那個情報……準確嗎?”

    錢文正別扭地低下頭,甕聲甕氣的:“好像……是準的,”下頭的話,他嘀嘀咕咕,像是說給自己聽,“他有時候……偷看我,就那種,挺那什么的,”說完,他微微紅了耳朵,“反正我覺得……再給些日子,能成。”

    有了這話,老馬終于大大地吐了一口煙圈:“你要注意,陳醉在滿洲國五六年,從沒有這方面的傳聞,如果他是有意隱瞞自己的這種嗜好,”他低聲提醒,“一旦開了閘,他表達欲望的方式可能很強烈,”接著他囑咐,“組織希望你保護好自己,也把握好感情和身體的分寸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我知道了,”錢文正嫌他的話羞臊人,也嫌他歲數大了太啰嗦,“我挺大個老爺們兒,還能吃了這種虧!”

    “畢竟你沒有過戀愛經驗,”老馬擔憂地看著他,像個愛護孩子的父親,“死,有時候嚇不住一個人,但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錢文正的臉不能看了,賭氣似地丟下一句,“不跟你說了!”

    他離開棺材鋪,順路去了雜貨店,在門口兩分錢一堆兒的拐棍架上挑了一根還算直溜的,爛大街的白樺木,漆都沒上,交了錢,夾著回了官署區。

    陳醉的官邸在大道邊,道上停了一排小汽車,有幾輛錢文正記過號牌,比如稻垣的,院子里有說話聲,他拐進去,一眼看見陳醉披著貂皮大衣站在門廊下,正捂著左下腹,送稻垣和藥師丸一行出來。

    上頭,檐下的冰凌子化得七七八八,風一過,錢文正都能看見它們在動,這一刻他真沒多想,什么漢奸、日本人,完全是下意識的,他舉著拐棍吼了一嗓子:“陳醉,你退回去!”

    這一聲又粗又響,所有人都嚇了一跳,陳醉下意識往后退,稻垣他們似乎意識到什么,往院里挪了兩步,剛挪開,噼里啪啦就掉下來一大片冰錐,轟然砸在眼前的水泥地臺上,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錢文正跑上來,過不去,就停在日本人旁邊,冰凌子一開始掉就沒完沒了,一根接著一根,像一場盛事,日本人興致勃勃地看,邊看邊鼓掌,什么人重重拍了錢文正肩膀一把,他扭頭看,是稻垣。

    在日本人面前喊叫是大不敬的,他剛覺得害怕,稻垣卻笑了,贊許地對他說了一句:“よし!”


    親,本章已完,祝您閱讀愉快^0^,百度搜搜狐小說,一秒記住我們!如果出現卡頓延遲現象,刷新繼續閱讀。

北京快乐8有作弊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