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搜狐小說網 > 玄幻奇幻 > 王牌特戰之軍少追妻 > 153、救援【08】白川物資

153、救援【08】白川物資(第1/2頁)

作品:王牌特戰之軍少追妻 作者:水果店的瓶子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
    搜狐小說全新升級,分頁模式速度更快,歡迎體驗!www.cnmswr.live

    加wx公眾號:無名書坊,看更多小說周未遲抽完兩根煙。直至他再去摸捏扁的煙盒時,發現里面沒有一根煙了。他揉巴揉巴著,又放回了褲兜里。“這煙還是他給的。”周未遲的嗓音有些啞,煙熏的。“戒了吧。”看了一眼,墨上筠說。周未遲道:“都十幾年了,戒不掉。”停頓了下,墨上筠忽然想到閻天邢,她想了想,還是道:“對身體不好。”周未遲抬眼看她,道:“早晚都說不準,不關心這玩意兒。”墨上筠一時無言。想到那幾個未活到頭發蒼白就已犧牲的師父,想到不碰煙草至今沒有消息的閻天邢,想到生死無常世事難料,一時間想不出辯駁周未遲的理由。她平時還挺能說會道的。可到最近,總是無話可說。像是了魔咒一樣。“這個——”墨上筠從褲兜里將那一枚長命鎖拿出來。但,她剛伸到一半,就被周未遲擋了回去。“收著吧,他給你的。”周未遲說,“他兒子那邊,還有我呢。”墨上筠道:“你們吵吵鬧鬧的,關系還挺好。”“真別說,沒有他,我可能早退伍了。”“現在呢?”周未遲抬眼看向遠處的深山,道:“都到這份上了,留下來的理由早就沒那么單純了。”微微低下頭,墨上筠看著沾著泥濘的軍靴和被踐踏過的雜草地,然后一抬頭,看著陰沉卻遼闊的天空,一望無際,人世間的種種皆與它無關。思緒越過所有的犧牲慘烈,悲傷痛楚,廢墟荒涼,定格到一抹直的身影上。如果是閻天邢,會以怎樣的態度面對這一場慘烈的天災?如果是閻天邢,會如何處理認識之人的犧牲?如果是閻天邢,會做些什么?閻天邢之所以選擇這條路,又背負了多少“必須留下”的理由?一場秋雨一場寒。迎面吹來的風,帶著些許的涼意。墨上筠忽然聽到周未遲在問:“閻隊他,不是單純的沒任務未歸吧?”猛然間一偏頭,墨上筠看向周未遲,見到他狐疑的眼神,還有頗為擔憂的神情。愣了一下,墨上筠呼出口氣,以非常平靜的口吻道:“他失蹤了。”“多久了?”周未遲錯愕地問。墨上筠道:“這是第六天。”“……”深深地看了墨上筠一眼。這一次,輪到周未遲沒話說了。良久。墨上筠將長命鎖放回褲兜里,“該忙了。”*認識胡利的人并不多。就算認識的,在這種場合里,稍微懵了一下,然后就麻木地繼續做自己的事。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和心情去單獨緬懷某一個人。就算是關系特別好的,也將這種心情放在一邊。于是,緬懷胡利的時間,連半個鐘頭都沒有。他們又開始了身心俱疲的救援。人不是人,命不是命。過于龐大的數字,讓所有的生與死都變得輕描淡寫。墨上筠帶著隊伍在附近停留了兩天后,準備帶著隊伍前往另一個村莊幫忙。出發前的那一天黎明,難得睡會兒的墨上筠,卻在四點半準時蘇醒。長年累月的生物鐘著實強大。持續幾日沒好好休息,每天平均睡一到兩個小時,結果依舊是準時睜眼,一分鐘都不帶差的。營地的條件有些差,折疊的床位少有,都是給傷員留的。次一點的,是給災民們留的。四肢健全、身體無恙的戰士們,能有一床被子就極其難得了。墨上筠跟一堆女兵睡在一起。下過雨后,地面潮濕,環境艱苦,睡得總是不如意,但至今沒聽過一句抱怨。悄無聲息地離開帳篷,墨上筠呼吸到外面的空氣。不是新鮮的,而是鮮血和藥物混雜而成的,還有那么些腐敗的味道。這種氣味讓人難以放松,不得不渾身緊繃著。寂靜的夜里,細細的雨水飄著,墨上筠聽到痛苦的呻吟聲,那是傷者難寐的煎熬,她也聽到竊竊私語,只是聽不清晰被扯散在風里,還聽到低低的唾棄聲,有傷者的疼痛和災民的悲慟,以及戰士的難受。兩輛大卡車開過來,那是運送物資的車輛,幾個等候多時的戰士過去卸貨。墨上筠走在一排排的帳篷外,打發著這黎明的寂靜時光。在路過一個傷兵帳篷時,她聽到里面的對話聲——“別哭了,我腿廢了都沒吭聲。”“可你這次回去就不能再待在部隊了,以后連生活都成問題。”“好歹撿回一條命。”“……”“其實我挺慶幸的,廢了一條腿,馬上就能走。再在這里待下去,我會崩潰的。”“……”聲音靜默下去,只剩下長長的嘆息。墨上筠抬腿繼續往前走。*燕歸因膝蓋受傷不能繼續參與救援,被墨上筠兩天前就丟上一運送物資的貨車,然后被輾轉給送到醫院去了。這時候已經在gs9附近的軍區醫院里養傷,據說同澎于秋、牧程他們同一個病房。所以,天亮的時候,墨上筠就帶著丁鏡和郁一潼上了一輛車,搭了個順風車前往下一個地點。這一個點有步以容、蘇北以及溫知新人,墨上筠這一行人主要是去跟他們仨匯合的。再待幾天,gs9所有的隊員都要撤退了。他們最擅長做的,都已經做了,如今能做的跟其他人差不多,他們已經不是“非你不可”的存在。他們的職責也不止這一個。既然如此,索性不如回去,做更有意義的事。在車上待著,路途比較顛簸,墨上筠人窩在物資車后面,跟一堆物資混在一起,實在是被顛得渾身散架,渾身難受。“現在要是有一把槍就好了,這種顛簸的狀態,簡直就是練習槍法最好的會。”丁鏡揉著自己碎成八瓣的臀部,非常狂躁且郁悶地吐槽道。墨上筠是個非常體恤下屬的人。所以,找司要了五分鐘的休息時間,然后用一個空箱子裝了整箱的碎石頭,在接下來的行程里,專門給丁
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,百度搜搜狐小說,一秒記住我們!如果出現卡頓延遲現象,刷新繼續閱讀。

北京快乐8有作弊器